从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型国际贸易和时尚产业 上海纺织华丽“蝶变”

闻人爱分享于2018-08-20
3231

核心提示:位于上海市长宁区的东方国际集团总部里,一块标有“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倒计时100天”的铭牌摆放在显眼位置。每过一天数字跳动一次,带动全集团员工“摩拳擦掌”。

位于上海市长宁区的东方国际集团总部里,一块标有“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倒计时100天”的铭牌摆放在显眼位置。每过一天数字跳动一次,带动全集团员工“摩拳擦掌”。

东方国际集团的前身之一,是具有150年历史的上海纺织集团(下称“上海纺织”)。从早年的劳动密集型制造业,向“科技+时尚”转型,再通过全球布局、跨国经营,成为服务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主力军……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,上海纺织的“蝶变”具有样本意义。

壮士断腕 老牌国企“涅槃重生”

“过去,上海纺织有250万纱锭,如今已减至5万锭。55万纺织职工,经过大规模分流安置后,降到2万人以下。”东方国际集团董事长童继生用一串简短的数字,描述了企业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单从数字的变化,人们就能感受到当年转型的惊心动魄。而实际的改革过程,更加令人刻骨铭心。

以近代创办的上海机器织布局为开端,纺织孕育了中国的近代民族工业,被称为上海的“母亲产业”。上世纪50年代,纺织业作为上海财政的“第一支柱”,始终担纲着创造就业岗位最多,创造产值、利税、出口外汇稳居第一的“龙头老大”地位。这个格局,一直到1992年才随着上海汽车工业的崛起被打破。

在一篇题为《从“摇钱树”到“苦菜花”到“凤凰涅槃”》的文章中,新华社高级记者吴复民记录了这段变革史:

“在当年压锭减员最艰难的日子里,上海纺织的工人们明知早一天拆完就早一天下岗,但没有一家厂拉下敲锭的进度。那饱含泪水,强忍悲痛的眼神,顾全大局的精神,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至今让我终生难忘。

上棉一厂一位下岗再就业的工人,事后曾用平静的口气说起这段经历:道理并不深奥,在上海黄金地段生产初级纱、初级布不合算,做不过来。不过,说说容易做做难。要敲掉自己手里捧惯了的饭碗头,味道到底是不好的!

上海纺织的领导班子,曾一次次来到成建制下岗的职工中间,动情地承诺:一定要塑造21世纪上海纺织的全新形象,回报大家对纺织大调整的理解和支持,感谢大家为纺织大调整做出的奉献和牺牲。”

什么叫“壮士断腕”?这就是。很多研究者认为,全国最早的去产能工作,源于纺织业。除了工人顾全大局,政府和社会的倾力配合也为大规模的人员分流安置创造了环境。航空公司到下岗纺织女工中招聘“空嫂”,纺织厂的党委书记到社区担任居委会书记……类似的新闻,成为当时舆论关注的热点,也为今天的去产能工作提供了借鉴。

回头来看,上海纺织业的调整,比全国纺织业整整早了五六年,也早于上海其他传统产业,因而赢得了更多的社会支持和政策支持。原本被认为要走向拆分的上海纺织,最终得以保留下来,并在随后的日子里实现了“涅槃重生”。

除了为自身轻装上阵创造条件,上海纺织的大调整,还为城市发展提供了空间。童继生2014年到上海纺织上任前,长期在上海的另一家国企上海建工集团工作。履新后不久他发现,当年他在上海建工建造的很多城市地标性建筑,用的正是

[1] [2] [3]  下一页

 
0

版权与免责声明

    本网文章,皆为用户自行上传发布,为分享而非盈利目的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、原创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 凡标注是“中国纺织人才网”官方上传稿件,为本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 如果有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,请致电0579-89173022或联系邮箱:md001@cfw.cn

闻人爱

时尚达人

版权所有© 2002-2018 金华智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: 浙B2-20110369  人才中介证:201001
关注主站微信
点击或扫描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