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华社:印染企业每天排废 粤东母亲河变“黑龙”

宗瑞分享于2018-05-16
2466

核心提示:练江是粤东地区的母亲河,曾因河水清澈蜿蜒如一道白练而得名。现在,这条河流却成了“黑龙”,被广东省环保厅定性为“全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”。2017年4月,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指出:“汕头、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,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。”

新华社广州5月15日电题:“白练”变“黑龙”,江河变“草原”--粤东母亲河为何污染20多年难治理?

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詹奕嘉、马晓澄、周颖

练江是粤东地区的母亲河,曾因河水清澈蜿蜒如一道白练而得名。现在,这条河流却成了“黑龙”,被广东省环保厅定性为“全省污染最严重的河流”。2017年4月,中央第四环保督察组指出:“汕头、揭阳两市长期以来存在等靠要思想,练江治理计划年年落空。”

一年过去了,广东省环保厅日前公布信息显示:今年一季度,练江干流综合污染指数比去年同期上升7.8%,超过三分之二被抽查企业废水排放超标。省定的整治方案依然未能如期推进。

练江治理为何困局难破?

记者沿江目击:从源头不断变黑变污,水质劣过“劣V类”

练江流经揭阳市下辖县级市普宁市和汕头市潮南区、潮阳区,干流全长71.1公里。“新华视点”记者从练江源头出发,追溯这条河流污染的轨迹。

在练江发源地普宁市白坑湖水库,记者看到,这里水质洁净,不时可见飞鸟在水面上觅食。然而,沿练江干流往下游走几公里,就发现水体因污染而富营养化,到处长满水浮莲。疯长的水浮莲铺江盖河、绵延不绝,远望如同大草原。少数没被水浮莲覆盖的河面,水流缓慢,水体发黄。

潮南区副区长刘燕飞说,虽然有打捞船不停地清理,但打捞的速度远远跟不上水浮莲生长的速度。

在练江流域司马浦、陈店、和平等镇,练江支流河道上生活垃圾随处可见,不少村内河沟水体发出刺鼻气味,住在河流两岸的群众深受其害。到了练江入海口处,水面已呈灰黑色,与一闸之隔的海水形成了鲜明的明暗对比。

练江水到底是什么样的水?以主要污染物氨氮为例,氨氮的V类标准为2mg/L,超过这个数值的水即为劣V类。广东环保部门监测显示,自1998年起,练江水质就一直是劣V类;今年一季度,练江干流氨氮约9mg/L,远超劣V类标准。

产业之痛:服装印染企业每天排放大量废水

据了解,练江天然水源不足,缺乏自我净化能力,生态环境相当脆弱。但环保部门和当地干部坦承,长达20多年的练江污染并非“天灾”,而是与当地的产业结构密不可分。

潮南与普宁分别被业界称为“内衣之都”和“衬衫之都”,纺织制衣是当地的支柱产业,大街小巷四处可见各种服装广告,印染企业每天产生的大量废水是练江的重要污染源之一。

据了解,练江流域原有数以千计的印染企业,经过多轮关停整治之后,目前仍有200多家。普宁市近年来核减三分之二的印染产能之后,工业废水日排放量仍超过8万吨。

目前,沿练江的印染企业违法排污问题依然严重。广东省环保厅环监局副局长陈晓鹏说,环监局一季度在练江流域组织交叉执法检查,抽查29家企业,竟有21家存在废水超标排放,还有1家私设暗管直接排放印染废水。

因私设暗管偷排被查处的潮阳区谷饶茂兴洗染厂负责人马林灿说:“企业被罚停产三个月,估计损失2000多万元。为了省治污的小钱反吃大亏,教训惨痛。”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 
0

版权与免责声明

    本网文章,皆为用户自行上传发布,为分享而非盈利目的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、原创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 凡标注是“中国纺织人才网”官方上传稿件,为本网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 如果有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络,请致电0579-89173022或联系邮箱:md001@cfw.cn

宗瑞

网红

版权所有© 2002-2018 金华智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: 浙B2-20110369  人才中介证:201001
关注主站微信
点击或扫描微信